© 2019 by Kailani Mak.

  • Kailani Mak

《解不到的她》

Updated: Feb 16, 2019


電影《 Her 》是美國導演史派克・瓊斯籌備三年所製成的浪漫之作。故事講述男主角西奧多是一位身處於嶄新世代的信件撰寫人,總是身穿紅衣的他擁有著女性般的細膩心思和豐富的情感。剛結束了婚姻的西奧多一直未能釋懷,放縱自己在悲傷的陰影內徘徊。然而,在一次機玄巧合下,西奧多接觸到最新的人工智能系統 OS1,並戀上它的其中一個化身莎曼珊。



孤獨



在電影的開首,導演運用了大特寫的鏡頭來為觀眾呈現主角西奧多的面部表情,他正說著充滿情感的話,從他真摯的表情裡,觀眾就如能看見他的內心一樣,隱藏著對婚姻的不理解,散發著孤獨的感覺。而導演特意安排西奧多在色彩繽紛的環境下工作,其實是為了突顯西奧多心中那道灰色地帶。西奧多即使在人海茫茫的地方仍然是孤身一人,可見他是戲內最為寂寞的人。與莎曼珊產生矛盾後,西奧多再次以孤單的背影走到大街上,而正處於西奧多的大螢幕出現了貓頭鷹捕捉獵物的畫面,坐在跟前的西奧多就像即將被悲傷吞食的獵物一樣,心底裡盡是無奈和不解。在電影的尾段,西奧多與莎曼珊的感情問題最終也浮現在觀眾眼前。度假屋外的冰柱正在融化,意味著屬於西奧多的戀愛季節正默然離去。而屋內的水沸警號,暗示著莎曼珊將道出殘酷的事實,美好的一切亦即將告吹。在暴風雪橫行的環境裡,西奧多正孤身獨行,就如未遇到莎曼珊前的進度一樣,情景完全代表著他當時的内心世界。當西奧多找不到莎曼珊時,他表現得緊張至極。在西奧多乘坐升降機時,導演運用了跳接的方式來表現出西奧多飛快的動作,讓觀眾的眼球與西奧多同樣繁忙。莎曼珊離開的瞬間,導演為觀眾呈現了西奧多內心的模樣,幽暗的環境裡滿佈著飄雪和眼淚,以及男主角悲傷的表情。讓觀眾如感同身受那樣,共同面對西奧多的情感。



幻想


莎曼珊向西奧多告白,他們都情投意合。在他們開始調情的同時,畫面亦在不知不覺間剩下了一片漆黑。導演在莎曼珊與西奧多的虛擬性愛中,把「聲音的運用」發揮得淋灕盡致,叫觀眾集中於他們沉重的呼吸以及呻吟聲上。而西奧多和莎曼珊這段關係的重點正正在於「觸不到」,在電影中段莎曼珊自作主張為西奧多找了一個擁在身體的女生來代替自己。她誤以為這能給予西奧多更實在的情感,同時讓這段關係變得更「實在」。然而,西奧多對這件事最後還是抗拒了,他為此感到沮喪。因為他和莎曼珊已經擁有最真實的情感,並不需其他實在的元素介入。



西奧多對作業系統莎曼珊的感覺強烈,但卻一直不敢對人言。到後來才察覺到,與作業系統戀愛經已成為了社會風氣,並沒有甚麼好隱瞞的。《 Her 》圍繞在「真實」、「想像」及「回憶」,在幻想的片段裡情景是生動有趣的,而在回憶的片段裡畫面充滿著飽滿的色彩和逆光的鏡頭,但當鏡頭身處於真實的時候,天色總是灰沉沉的,沒有一點點陽光。三種情景間的極大對比,默默地為觀眾帶來了電影的主題。生活在殘酷的現實世界中,人們有時就是需要幻想為自己帶來的慰藉,從而獲取勇氣繼續走下去。



女性主義



西奧多的約會對像艾蜜莉雅是個渴望婚姻的女子,她厭倦了情場上的玩意,只想找到合適的人和她過日子,艾蜜莉雅的出現就像提醒了西奧多當代女性的想法以及所追求的生活。而導演刻意讓西奧多在戲中總是離不開红色襯衣,不單止是為了做到突出主角的作用。更重要的是感情的體現,紅色就是心的顏色。在戲內在西奧多身上所出現的紅色都是溫和的,不刺眼、不讓人焦躁。西奧多是個多愁善感的人,他有著女性般的敏感和思維。而莎曼珊其實亦一樣,她根據西奧多的思維、經驗以及情感所制定出來的,就像一個從他身上發展出來的女性,最接近他內心的存在。



戲內的科技非常先進,電子遊戲甚至能做到立體全景投射。然而,當中的科技產品其實隱喻了不少意識形態問題。遊戲中的角色說話非常粗野且針對女性,含有歧視女性的成份。而艾美通宵達旦所製作出來的虛擬遊戲《 Perfect Mom 》,要求遊戲角色 Perfect Mom 在家庭生活中大小事務上也做到完美,可見蘊藏在内的性別主義。



總結


在電影的最後,西奧多與艾美離開了先進的住所,一同走上了開揚大廈天台。西奧多終於也不是為他人作嫁衣裳,他寫了信給前妻,向她釋懷,重新肯定了與她的感情。《 Her 》整部電影的色調朦朧得來清新,觀眾就如與西奧多一起發了一場很漫長的夢,在夢醒過後,人們從悲傷的夢裡走出來,回到了現實世界,繼續積極地過活,而這點亦正是導演想透過《 Her 》表達的題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