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 by Kailani Mak.

  • Kailani Mak

論《伊人當自強》內的女性形像重構及意識形態分佈

Updated: Jan 28, 2019


電影簡介


《伊人當自強》為 2000 年上映的電影,由史蒂芬·索德柏所執導,電影改編自真人真事,講述帶著三個孩子的失婚婦人因失業和交通意外敗訴,無意間進入為她出庭的律師行工作後的見聞與個人脫變。


文中將著重於女性形像重構及女性自強的分析,當中分為家庭重心、被觀看到自我凝望以及由需要男性至被男性需要三部分。最後亦會宏觀略解片中意識型態部分內的資本主義。



女性形像重構 — 家庭重心


不論是從電影世界中或現實中,大部分的女性為重視家庭的個體存在這是無可質疑的。然而,生兒育女除了是天然的母性外,更多的男性對於女性建構的影響:



大部分的女性每天所有共通的「生產」和「勞動」經驗:生養小孩、照顧家人、燒飯洗衣等許許多多忙也忙不完的無償家事活動,然後男人藉由鼓吹「家事是愛的勞動」,讓女性誤以為家庭是愛情的結果,所以妻母的工作是出於無私的愛和情感。

電影中的女主角在起初亦如上文提到女性的家庭付出到後期自我追求同時維繫到家庭美滿。



在電影開首,從主角艾琳的自述中可知,她曾為學醫的熱衷者,一度想進醫學院修讀,但後來因結婚生子而打消念頭。另外,她又曾找到工程公司的工作,發掘了對地質學的興趣,最後卻因兒子出水痘發燒的病症而要放棄事業回家照顧孩子。可見,艾琳對不同範疇的知識皆有認知和興趣,可最總還是以家庭、孩子為重心放棄追尋理想。她對孩子們的照料無微不至,孩子的存在就如她最大的資產。



此外,在影片中絕大部分的女性角色皆為人母,如起初替艾琳照顧孩子的鄰居大嬏以及受害居民的 Rita,可見,孩子皆為家庭的一部分,而家庭則為女性的最大財產。 Donna 在得知將失去子宮及乳房時,情緒崩潰。對女性而言上述兩項皆為身為女性的象徵存在,子官為孕育後代的器官,乳房作提供人奶之用以及女性特徵突顯之用。沒有以上兩項特徵就稱不上為完整的女人,因女性就如為生育下一代而存在,失去主要的生育器官,就失去了作為女性的價值。



女性的一生就如要無止境無限期的維繫家庭,為家庭而活。在艾琳事業初有起步時,兒子Matthew 因媽媽缺少時間在家相伴而發脾氣表示不滿,情況就如暗示事業型女性不會有美滿家庭,要事業就得犧牲家庭。但在電影後段,艾琳的事業發展越漸順暢,兒子便開始理解並查問媽媽的工作性質,得知媽媽是幫助其他有需要的小孩和家庭後便全力支持艾琳的工作,而本來決意離去的 George 也成為了艾琳的輔助,重新回到這個家替艾琳照顧家庭。可見,艾琳的生活逆轉了「男主外,女主內。」的思想,艾琳在努力為事業奮鬥時,同樣視家庭為第一及以此作原動力。女性不再單為家庭犧牲付出的個體,更為發展自我追尋理想的個性存在。在發展個人間,事業與家庭是可平衡的。女性的形像重構,從主流的家庭主婦轉型為事業家庭兩得意的傑出女性。

女性形像重構 — 被觀看到自我凝望


在不少電影中,女性的作用如花瓶被觀看,一無是處的。沒有自主意識被物化私有化的,女性存在是男性的附屬品,女性所展現的亮麗皆為男性而生。



起決定性作用的男人的眼光把他的幻想投射到照此風格化的女人形體上。女人在她們那傳統的裸露癖角色中同時被人看和被展示,她們的外貌被編碼成強烈的視覺和色情感染力,從而能夠把她們說成是具有被看性的內涵。

電影開首,主角艾琳的打扮和位置就如附合上述形容那樣,衣著性感坦露,獲到男性注目,滿足男人的需求。然而,艾琳的服裝打扮除性感外,更是多姿多彩,當中更有不少充滿當時 90 年代的時尚元素。如此花枝招展除吸引男士觀賞外迎來更多的是女性凝視。在艾琳開始上班不久,公司內的女性同事不論是言語間或是工作上都對艾琳刻意的排斥。而老闆艾德提醒艾琳檢討衣著時,艾琳堅稱這樣的打扮為合乎自己心意,無需改變。從施舜翔在《惡女力:後女性主義的流行電影解剖學》的分析裡可知,時尚可以是女性的自戀凝視。女性穿著當季潮流,不是為了男性而設,而是為了讓女性凝視。女性的外在造型「是女人與女人之間的凝視與對話,也是女人對於自我形象的觀看,自戀且封閉,不淮男性凝視的介入。」。可見,艾琳的打扮為女性的自戀凝視的一種同時為女人間互相觀看,她是除了為展示主體,同樣是觀看的主體。女性不再為附生的個體,而是為己而亮麗的主體。



女性自強 —由需要男性至被男性需要


根據佛洛伊德「陽具嫉妒」理論:



陽具欽羨則使她由愛母親、愛女人轉為愛父親、愛男人,而且,她將由欽羨陽具轉變為渴望生小孩,尤其是有陽具的小孩。

男性的陽具等於權力,女性天性沒有陽具為被閹刮,同時為一種缺失,這種缺失使女性渴望和需面男人。以下便會藉著電影中的例子見證主角艾琳從需要男性到打破這種定局。



在一次無意間,保母把孩子在未通知艾琳的情況之下送回家,並交由住在附近整天百無聊賴的男性鄰居 George 照顧,艾琳得知後先是生氣,但眼見首次與孩子會面的 George 與孩子們相處融合開心。艾琳見況便漸漸露出安慰的微笑。在後來,George 更入侵整個家庭,擔當保母替艾琳照顧孩子,成功成為這個家庭的一部分。可見,艾琳作為女性非常重視家庭,而男性則為家庭中的一個重心角色,一個家需要由男性來填滿,才能成為一個完整的家。



而在艾琳無故被炒時,情緒極為失落間,George 留守在她身邊,讚賞艾琳經已做得很好、安慰艾琳並同時承諾會照顧她。艾琳因此重拾心情振作起來。隨即二人更發生性關係,在此可見男性的作用就如填補女性本來的缺失,由男性來完滿。



在後期,艾琳事業起步後,因缺少時間在家與孩子及情人相處,情人 George 抱怨及提出要艾琳辭去工作,把早已準備好的耳環贈送,並提及耳環本來打算在艾琳再次溫柔相待時贈送,但一直等不到。可見,男性嘗試透過家庭制度管束女性,驅使女性成為自己的私有財產。男性雖身為輔助家庭發展的角色,但男性同樣需求女性,甚至比女性需要男性更多。從中有提及到相處時間和溫柔相待,可知戲內的男性代表 George 極需要艾琳給予的女性溫柔與關懷。面對 George 的要求,艾琳回應:「我這輩子都對男人屈服,為男人犧牲。這次我不會了,對不起。」,可見她女性自強的決心,她不再是需要男人、沒有男人在身邊不可的獨立女性。



在職場方面,在開首艾琳因極需要工作養家而苦求律師行的老闆艾德給予工作。此時的艾琳需要這位男性上司幫助。到後期調查有關太平洋瓦電公司 (PG & E) 的訴訟案時,老闆艾德主動上門找尋艾琳並邀請她重新入職,而在電影後半部分的調查中,艾琳除獲得加薪外,更被器重成艾德身邊一個不可取替的得力助手。



上述的兩個主要例子皆可見到艾琳的角色形像改變,由需要男人到逆轉反被男人所需要與渴望。從軟弱需要被男性滿足安撫、需要男性的幫忙到指點到成為一個自強不息,堅持親力親為的事業型獨立女性。



意識形態 — 資本主義


在電影開首,艾琳在失意間發生車禍。但由於對方為駛著名車 Jaguar 的急症室醫生,而艾琳為面臨破產、失業失婚,同時是牽著三個孩子的單親媽媽,兩者相比,律師便認為在情在理皆是艾琳一方有可疑,更認為艾琳是有嫌疑動機去製造交通意外以獲取利益。而在艾琳辦事的律師行面對訴訟案時,得知 PG & E 的身家有近 280 億後,多年來白手起家的小律師行負責人艾德便表現卻步。可見,片中有資產階級的刻板印象在內,醫生律師為高尚職業,職業的類型與跑車代表著人格,大財團讓小公司恐慌,而艾琳則為嘗試打破固有意識型態的存在。



總結


影片中艾琳的女性影像從開首到結尾都有很大轉變,對於家庭事業比例的取捨變得更平衡。遂點打破身為「花瓶」的刻板印象,由無男人不可變自主獨立。此外,更嘗試衝破資本主義的固有型態。當中艾琳的個人變化差異甚大,可見她的形象重構與自強。






參考資料


劉亞蘭:《平等與差異:漫遊女性主義》,(台北:三民書局,2007 年),頁 62。


蘿拉 · 莫微著,周偉基譯:<視覺快感與敘事電影>,李恆基、楊遠嬰編:《外國電影理論

文選》,(北京:三聯出版社,2006 年),頁 643-644。


施舜翔:《惡女力:後女性主義的流行電影解剖學》,(台北:八旗文化,2015 年),頁 161-162。


顧燕翎:《女性主義理論與流派》,(台北:女書文化,1996 年),頁 143。

1 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