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 by Kailani Mak.

  • Kailani Mak

《春光乍洩》人與人之間的疏離

Updated: Jan 28, 2019


Blow-up (1966)

《春光乍洩》是由意大利新寫實主義電影導演米開朗基羅∙安東尼奧尼在 1966 年親自編導而成的作品。故事講述一名年輕有為的時裝攝影師某日在公園偷拍到一對情侶。男主角把照片沖印出來並細看。隨著底片的逐倍放大,主角在照片裡疑似看見了一具屍體,他深信著自己所拍的照片就是這樁謀殺案的最佳證據。但當他再次把照片放大細看時,充斥著粗大粒子的糢糊影像使他陷入無底的疑惑中。當他重回案發現場想要追溯疑團時,卻發現先前看見的屍體已不存在。


主角長時間在外找尋靈感,偶然發現的謀殺案使他重拾對攝影的熱情。透過這輯照片,他的攝影就像到了一個全新領域,能讓他獲得從未有過的關注。但他最後卻未能如願以償,就像他在公園裡偷拍得來的那些照片一樣,每倍放大的照片愈見模糊。本來快將成形的屍體身影逐漸模糊,同時亦象徵著男主角的內心世界再次與現實生活脫節。意外的現實衝擊與他所操控的藝術突然結合。然而,謀殺案的懸而未決使他倍感孤立。



在男主角與模特兒拍攝期間,模特兒們都站在早已安排好的灰玻璃間。此時,導演刻意把鏡頭推軌至主角只會出現在灰玻璃間的光明位置,突出了主角與其他人的距離。當被偷拍的女事主進入到主角的工作室後,女子不是頭碰著頂,就是撞到工作室內的雜物。而主角卻正正相反,盡管工作室的障礙物再多,他還是永遠不會撞著頭。工作室是他的天地,身處在這裡的主角就像永遠不會犯錯一樣。在主角與女子的交談過程中,畫面上佈滿了柱和雜物,在每個鏡頭中都有不同的阻隔物把二人的處境分隔。導演藉此表達主角與其他人之間強烈的疏離感。


Blow-up (1966)

在主角發現照片的玄機後,兩位年輕模特兒的來訪讓主角把照片的事情閣置,並沉醉於玩樂之中。而在主角尋找經紀人談論照片玄機之際,他又誤打誤撞的進入了搖滾樂團的表演現場並逗留了一會。導演不但在電影中加入了一系列看似與故事無關的事情來表達主題,更刻意在電影中使用大量長鏡頭。不難想像這樣緩慢的表達方式很容易讓觀眾感到沉悶並漸漸失去了繼續觀賞的動力。但導演正正利用了這種緩慢的風格完整地刻畫了男主角因缺乏有效溝通而出現苦悶、孤獨。同時,讓觀眾一起感受那種未能得到慰藉的孤獨感,並一同陷入因人與人之間疏離而帶來的痛苦之中。



在藝術成就上,名利雙收的男主角每天都在虛渡時光。他可以隨時隨地與認識或不認識的人發生性行為。對他而言,性只是生活上的消遣。此外,他又會到古董店閒逛尋找奢侈品帶回工作室,當店主不願意將螺旋槳賣給他時,男主角的意慾卻愈漸愈大。導演透過展演角色那種倦怠的生活以及無理的追求來刻劃人與人之間的空洞。即使男主角在物質上得到了滿足,但他在生活上的種種消遣追求都揭露了他心靈上的不足。



而角色身上所出現的服裝、髮型以及音樂都是英國六十年代 Modernism 文化的特徵。這種文化代表著叛逆和不滿,是年輕人在苦悶且受抑壓的生活中表現自我心態的一種方式。然而,在導演的鏡頭與氣氛營造下,本該是熱鬧的景況成了一種冷調、充滿距離感的景象。而那些擁有亮麗外表的模特兒亦被平面化,在工作室內被主角任意操控,就像一群被隨意擺放的芭比娃娃一樣,沒有原動力,沒有自主意識。導演善用主角與周遭還境的對比來描寫男主角不羈生活的空虛以及與現實脫節的孤立感。


Blow-up (1966)

總括而言,導演善用了畫面來陳述故事,每個鏡頭都為襯托角色性格、情緒而設。電影中的每個畫面都是相當精緻的,完整地展現了導演對畫面美感的追求和對電影敘事的一份專業執著。電影的最後呈現了一個疏離且簡約的開放式結尾。在電影的開首,主角與嘻哈族的交注局限在金錢上;到了電影的最後,他們的溝通建立於一個不存在的網球上。這樣的安排不但達到了首尾呼應的效果,更象徵著主角的心理轉變。




參考文獻:


1. Andy(2012­3­1),經典片隨想:春光乍洩 Blow­up,2015­3­21,取自:

http://goo.gl/sppNos


2. 危天籬(2014­3­5),〈春光乍現〉(Blow Up) :玫瑰色的鏡頭,2015­3­21,取自:

http://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03/05/653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