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 by Kailani Mak.

  • Kailani Mak

從《無休無止》探討奇斯洛夫斯基的「命運」意念

Updated: Jan 28, 2019


電影簡介


《無休無止》為奇斯洛夫斯基在波蘭政府在 1981 年 12 月實施戒嚴後所拍攝的一套電影,電影在 1985 年上映。故事講述一名年輕女士面對丈夫離世後的心理狀況,在故事結尾女子選擇自殺到另一個時空與亡夫相聚。而當中的情節亦涉及到人民對當時波蘭社會政治戒嚴的宣洩。



作者論


奇斯洛夫斯基出生於波蘭的首都華沙,是電影界一位有廣泛影響力的導演與劇作家。在奇氏所執導的電影中,大多與人的生命及命運相關,當中有著作電視劇《十誡》、《七個不同年齡的女子》等都展示出不論是生命的長短,還是生活中發生的事情都是無常的。他曾在自傳裡提到自身性格的形成與他的成長環境悠關:父親是長期病患,因要陪伴父親到不同醫院接受治療,他們一家四處移居,直到父親逝世;而母親後來因遇上交通事故身亡。奇斯洛夫斯基自小見證生命的無常,成為了讓他沉醉於探究人生哲學的原因。此外,他亦曾在《十誡》英文版的影碟小冊子上道:「我相信命運是所有生命-包括我自己-的重要部分。固然,一個人可 以選擇他/她要走的人生路,也在某程度上決定了途中的際遇;但要真正理解自己當下的處境,我們必須回望過去不同的人生段落,分辨出哪些是必然會發生,哪些是自由意志使然,又有哪些純粹是機緣巧合。」他相信命運是所有生命中不會或缺的元素,人生總有事情是機緣巧合,總有事情是命裡注定。命運順其而然成了他電影製作的一個重要命題。



命理循環


命運一向是奇氏的電影主要命題,而當中命理循環便是他其中的一個關注點。


Seven Woman of Different Ages (1979)

在他前期的紀錄片《七個不同年齡的女子》中,他用了一星期記錄了七個不同年齡女子的芭蕾舞生涯以及從中心理狀態的轉變。例如少年初學芭蕾舞時,會是無比興奮和期待,臉上總是掛著笑容。到成年時會因為練習芭蕾舞而感到壓力和沮喪,年少時的笑容早已不翼而飛。而年老的芭蕾舞者又會把自身經驗傳授給年輕的芭蕾舞者,薪火相傳後功成身退。奇氏透過七天記錄角色的交替展示人的心理轉變以及生命循環。在《第五誡》亦同樣,殺了人的男子被法律判處死刑,生命在一點點消逝。與此同時,律師那邊卻傳來新生兒降生的消息,有生便有死,成了不變的定律。

而奇氏在《無休無止》重用以往的演員,例如是次的女主角是以往《第六誡》的女主角,一個飽受愛情創傷的女子,而老律師即是《第二誡》中的老醫生。情況就如每人都擁有不止一段生命,不止一個的生命故事,每次的去向與經歷都不一樣,命運就會有所不同。但生命卻依舊是循環不息,也許有另一個你存在放世界的另一個時空。



在《無休無止》開首中,男主角形容死亡的感覺,突如其來的心臟病發讓他是毫無預料的經歷死亡。生命的無常就是這樣,人們無法預料未來。命運中注定的事是無法逃離和未能知曉的。

此外,對生命的渴求亦是命運中未能唾棄的元素,人們對生命有著無休止的渴望。在他的紀錄片《被訪者》的訪談結尾中婆婆道出了人活到盡頭對生命延續的渴求,希望「活久一點」。而在《第五誡》中,男子因殺人罪被判死刑,男子雖心知肚明被判刑的因由,但仍會自然而然的恐懼死亡,在行刑前以至行刑時都在作最後掙扎。



而在《無休無止》中,政治犯在起端,罔顧其妻子的意願,明確表明想要犧牲自己來宣洩他對當時波蘭政治的意念,不願接受老律師的建議進行假釋的申訴。但在後段,律師的學徒決意再威迫罪犯,叫被告對外宣告反政府的主張然後直接接受死刑。被告因怕死亡最終改變主意,跌進了律師的圈套去進行假釋申訴。當被告與死亡越接近,求生意識便越強烈,對於其餘事情的執著亦在不知不覺間消退。人對生存的渴求可謂是與生俱來的。

神秘主義


神秘主義是命運中的共存體,同樣是奇斯洛夫斯基的電影中反覆使用的意念。


Camera Buff (1979)

《影迷》電影以女主角的夢境為序幕,夢裡一隻麻鷹突然闖入雞群,並向其中一隻躲避不及的小雞進行攻擊,場面十分殘酷。夢醒後,女子胎動。 而去到在電影中段,女子發了相同的噩夢。夢就如向夫婦發出的預示,第一次的噩夢預示了兩夫妻的平淡生活會因女兒降生而改變,第二次的噩夢更是個警示的象徵,兩夫婦的安穩生活將會被「電影」入侵而有所改變,最後夫妻二人走上了分裂之路。除了夢境外,女子在車上向丈夫訴說有預感自己會生女兒,結果她真的生了個女兒,女子的第六感竟準確無疑。



而在《第五誡》與《第六誡》中也有神秘主義的元素,在《第五誡》中,一名路邊測量員向在的士內準備行兇的少年搖頭,眼神流露出不忍的情感,少年亦因此有過一刻的遲疑,但最終還是發生了悲劇。在《第六誡》中,神秘人為一名身穿淺色衣服手拿皮箱的男士。男子在女子答應約會後,便興高采烈的推著牛奶車走,差點與神秘人碰撞。而另一次碰面,即在男子與女主角性接觸後,他崩潰地跑回家。這次神秘人更把皮包放是欲是有話要說,最終仍是凝望。神秘人的每次出現,都是在大事件發生前。然而男士只留下一個預示便離去,並沒有影響到事情的發展。


No end (1985)

奇斯洛夫斯基在電影中加入了充滿神秘氣息的情節,無論即將發生何事,上天都彷佛預先給予無形的預示與警告,不干預日常事的發展,但人們亦無可避免地走向命運安排之路。而在電影《無休無止》中,神秘主義的出現不單被定為成給予預示的角色,更成為了定斷事情發展的一個重要存在。在《第六誡》中,女主角抱有聽天由命的個性。在女主角與男子準備回家步向巴士站的路程上,她看到遠處有一輛快要開出的巴士。女子便向男子提出建議,若然他們能趕上這輛巴士,她就讓男子去她家。看似玩笑的一句,卻展示了機遇巧合與神秘力量的結合。在電影《無休無止》更是深化了神秘主義的影響力。



在男主角心臟病發離去後,女主角負起了替亡夫處理法律文件的責任。碰巧亡夫在死前剛接手了一單政治犯的案件,案子處於極不佳的狀態。在一次女子與亡夫同事翻看法律文件時,無意翻看的文件中有一頁條文上印著一個來歷不明的紅色符號,而打上了記號的條文卻正正是案件關鍵。



而在電影中段,女子因公事而要駕車到另一個社區。在高速公路上,女子的車子操作出現問題,看似快要死火。此時旁邊出現了一輛正以高速駕駛的車輛,車主向女子拋下了一個看不起她的眼神便加速駛走。其後,女子的車輛回復,可正常行走。但前方卻發生了致命的交通意外,死者正是剛才經過的司機。若女子車輛不是碰巧出現問題,死者便很有可能是女子,被迫慢駛的女子避過了奪命的一劫。



而在後段,極度思念亡夫的女子與心理醫生交流後,女子接受催眠。而在進行催眠期間,女子看見了已死去的丈夫坐在對面的床上默默與她凝視著。然後,男子向妻子舉起手指,女子亦一同舉起手指回應男子。她不但能看見亡夫,更能與他交流,在這之間的舉動看似片面,二人卻進行了深入的溝通。跟亡夫相聚成了女子期後結束生命去與深愛的丈夫相隨的推動力。



神秘主義中所有的偶然與巧合都造就了人物不一樣的命運。命運既是人們無可逃離的必經之

點,而暗存當中的神秘主義亦如是。



總結


No end (1985)

《無休無止》實現了奇斯洛夫斯基對命運循環的感悟,在電影中重用以往演員呈現了命理循環的理念。此外,亦更深化了他對神祕主義對命運的指涉。當中的神祕主義不再是單單給予角色生活上的預示,在電影中神秘主義內的不明力量擔當了修改人物命運的角色。女子的車在恰當時機出現問題,然後逃過一劫。女子獲取了神祕力量能與亡夫相通交流,觸發女子自殺與亡夫相聚的決心。對奇氏而言,神秘主義與命運相通,人生在世所遇之人與事都有可能是注定且無法作人為修改。